Little China World - 大中國的小天地 - 外國人在中國

2010年1月17日 星期日

留學隨筆:如何與西方人相處

留學隨筆:如何與西方人相處

在美國加利福尼亞訪學的朋友抱怨說,一些華人在美國宛如“林黛玉進賈府”,是“步步留心,時時在意,不肯輕易多說一句話,多行一步路”,但這樣究竟是“惟恐什么”?

  我的房東是90多歲的老奶奶,雖說是高齡,但除了有點耳背,其他尚好。以前住這兒的朋友告訴我英國人很獨立,很少讓人幫忙,對老奶奶不能總說“要小心呀”之類的話。讓她覺得你認為她老,她會不高興。我剛入住時,每天出門或回來,會跟老奶奶打個招呼。兩天后老奶奶就對我說“照顧好你自己”,我就自便了。上周末兩天都早出晚歸,到周一上午才知道老奶奶在周六上午摔了一跤。看到老奶奶眼睛青紫了一大片,那一刻,我忽然很內疚,覺得與這么大年紀的老人同住一個屋檐下,竟什么都沒照顧過她。但靜下來后,我卻迷惑了。

  究竟該如何與西方人相處?

  我們這些在海外的訪問學者,一個基本身份是中國公民,在這個層面上,每個人多少都會與房東、房客、鄰居、郵局及銀行工作人員、商店服務員等各色人打交道。同時,我們還有另一個身份,即無論大家所學專業為何,總歸是“學者”、“學人”這類。這個身份決定我們會與西方國家某些專家、教授、學者有較多的聯系。我想,在與西方人相處方面,基于不同的身份角色,可能會有一些不同之處。比如,就公民身份而言,我們更多時候將自己作為一個看客,在有限的時間里,側重從外在的視角,觀察、感受西方人的生活;相反,作為學者(如果我們真當自己是個學者,而不僅僅是學生),我們更應該將自己置于所在學術領域之中,以一個內中人的視角,側重與西方人進行認識交換,而不是僅僅作西方知識的消費者。盡管,這里有客觀的語言障礙,但主觀上應該有表達自己的認識、交流認識的自覺。

  高爾吉亞說,凡是不能表述出來的,就無法證明其存在。既然我們不能單純作一個看客,就不應僅僅停留在西方文化消費者的層次。我們更應該是中華文化的傳播者,這亦是一份擔當。在與外國朋友打交道時,真實地表達我們“自己”的認識和思考,無論用英語還是漢語。我想這應該是第一步。對于用漢語言說“世界”,我想,只要以恒久的信念和不懈的實踐,應該是可以期待的! (寄自英國)

>>討論這個話題

出處:http://chinese.people.com.cn/GB/10774500.html

2009年12月27日 星期日

美國人寫中文的文章:什么叫外地人呢?

外地人
什么叫外地人呢?


看它的漢字結構應該能看明白。“外”是outside的意思,“地”指的是地方,所以意思就是從外地來的人。但說到外地人的含義,就沒那么簡單了。我發現外地人是貶義詞。你問一個北京人,“中國人為什么隨地吐痰呢?”他們會這樣說:“這是因為外地人素質不高。”這不僅僅不是真實(北京人也會吐痰),而且是一種歧視外地人的說法。但這是什么樣的歧視呢?我原來想是某種地理歧視。住在北京的上海人雖然算是來自外地的,但是不會被鄙視為外地人。所以我覺得這可不是一種地理歧視。一說“外地人”這個詞,北京人就會想到農民工、服務員那樣的人,而不會想到在一家百強公司工作的河南人。外地人這個詞所帶來的歧視味道好像跟地理、地方沒啥關系。

那么跟什么有關系呢?中國人能分人素質高低。我們美國人沒有這種分別,這不是因為我們都有素質,而是因為我們覺得人的素質不好評價,素質高低分起來不容易。素質一般情況下指人們的文化水平,他們所接受過的教育。博士的素質非常高,小學沒畢業的人素質非常低。所以北京人歧視外地人的原因是因為他們的素質低。
但我們還沒說到底呢。

人怎么能夠提高素質水平呢?多學習,多接受教育。外地人都那么笨,提高素質水平原來就這么容易,他們怎么還是素質那么低呢?上學要花錢。外地人都沒什么錢,可以算得上現代社會的“無產階級”。他們不是不想學,而是沒辦法上學。這都說明北京人看不起外地人是因外地人沒有錢,也就是說這是一種“階級歧視”。
“在階級社會中,每個人都在一定的經濟地位中生活,各種思想無不打上階級的烙印。”
看來,階級的烙印還沒消失。

討論這個問題, 請去:喜愛和學習中國文化的BBS論壇

2009年11月26日 星期四

日本的歷史教育現場 日本人寫的中文博客

我來了中國以后不少人問過我,処?知道南京的事兒嗎?
我每次馬上就回答,當然知道暑x!
然后他還問我,那処?知道処?們日本人曾經在南京做了什么事兒嗎?
然后我說,暑x?當然知道暑x!

有一些我的日本朋友也有過同樣的經驗,
我覺得這樣問我的中國人一點兒也不奇怪,這是對中國人來說應該關心的事兒,
可是讓我覺得奇怪的是他們認為我們日本人在學校沒學過這些歷史事實。

我上小學時我就學過這些殘忍的歷史事實,然后老師們都強調地說,日本曾經侵略到了中國還有各個國家,這是我們日本人曾經做的最大的壞事,所以我們應該好好兒反省反省。

后來我上了初中,學歷史的時候就學過那個戰爭怎么發生,日本軍人怎么做了壞事等等,還有很多圖片和錄像資料,那時候也有個特別熱情的班主任給我們學生講了日本軍人強奸的事實,這個講話讓我們受到了非常深刻的影暑Z。女生們肯定傷心了。

后來我上了高中,我放學就去了美術學院學畫畫兒,在那邊有個美術老師有一天帶來了一個錄像帶,讓我們學生看看,那個錄像帶就是731部隊的好像是中國導演拍的電影,這個電影也十分殘忍的。

我認為我不是特別的,一般的日本人都這樣學過歷史事實。跟中國人的理解完全不一樣。

我上大學的時候[新歷史教書]及格了檢定后韓國中國都批評日本因為這本教書沒寫南京的事兒,強奸等等的事兒。這本教書的事兒給韓國人和中國人非常深刻的影暑Z。

可是很多中國人都不知道這本書的采用率,就是有多少學校用這本書講課。
日本的小學初中是義務教育可是使用的教書不是日本全國統一的,學校可以選擇。

那這個[新歷史教書]采用率是多少所?
才0.4%!! 幾乎沒有!

可是很多中國人都以為我們學這本教材,所以他們以為我們日本人什么也不知道而且歪曲歷史。。。

我覺得這個矛盾就是媒體引起的,媒體基本上追求利益而且報道的人也是人,沒有完全客觀的角度。
所以我建議如果序專棊?一個事實的時候千萬別從一個角度去看了解這個事實,應該從很多角度去看了解這個事實才能把握這個事實,才能了解這個事實因為事實總是好像球體一樣。

有時候媒體就是曙t曙Y,在日本很多人已經不相信了媒體說什么,很多人都還嘲笑他們所I哈哈!

出處:http://jiehun.blog123.fc2.com/blog-category-27.html

標簽:

2009年10月15日 星期四

"中國,我愛你"--瑞士青年講述在中國旅行的經歷

在位于日內瓦湖畔的瑞士韋伯斯特大學聲像廳里,前不久,結束在華摩托車之旅的瑞士年輕“中國迷”李牧,以“中國下一代”為主題,用自拍的聲像資料向來賓們講述著在華所見所聞,其貼切的講述不時引來陣陣掌聲。

“24年前,我父母曾騎自行車,從香港出發,在中國旅行了4個月。在我小時候,他們經常拿出在中國旅行的照

片給我講述在中國的所見所聞。這讓我從小就有了去中國旅行的夢想。今年5月,我與三個好哥們一起,騎摩托車從西藏出發,穿越了青藏高原、四川盆地、古都西安,以及內蒙古大草原和首都北京,最后抵達著名的經濟中心上海。旅行中,從拉薩的藍天、青島的海灘,我看到了中國的美麗;從藏族的酥油茶、內蒙古的酸奶,我看到了中國各民族的熱情好客;從紅山的布達拉宮、西安的兵馬俑,我還看到了中國的悠久歷史。這次摩托車之旅,實現了我探索中國、認識中國的夢想。中國,我愛你。”這是李牧現場播放的不久前參加由國家漢辦和湖南衛視聯合舉辦的第八屆“漢語橋”中文比賽時的一段由衷表白,講出了“著迷中國”的緣由和經歷,同時流利的中文也使他當時進入了半決賽。

21歲的李牧,本名里安·貝特,家住瑞士日內瓦,是加拿大哥倫比亞大學中文專業學生,操一口流利中文。他從小受到父母熱愛中國文化的影響,特別是從16歲開始對中國功夫產生了濃厚的興趣,繼而開始學習中文。高中畢業后,他在北京住了一年,學習中國功夫和漢語,并廣交朋友,從多層面深入體會中國文化。從他展示的自拍宣傳片可以看出,這位外國年輕人的中國功夫很有功底,顯示出曾付出一番艱苦的努力。

今年5月他與來自巴西和中國浙江、西藏的三位好伙伴一起,歷時近兩個月完成了跨越中國20多個省和自治區長達7000多公里的摩托車之旅。旅行中,他們與所遇到的年輕人深入談論中國各領域不斷變化中的生活、希望與夢想,并準備把旅行經歷制作成一部采用英語、法語、西班牙語和中文版本的紀錄片,該片擬于明年下半年正式發布。據了解,該片主要聚焦中國年輕一代的農牧民、民間樂人、商人和學生的故事,并從中觀察和認識中國下一代。

自拍聲像資料展示結束后,李牧又用生動的語言回答來賓的各種提問。談到年輕人教育問題,李牧稱,目前中國東西部絕大部分年輕人可以完成相當于高中階段的學習,年輕人對掌握知識和技能、完善自我發展擁有強烈的意識。另外,他還對中國交通基礎設施的狀況予以較高評價,對中國西部的優美風景贊嘆不已,并稱“旅游資源不亞于以此著稱的世界頂級旅游國家。”

談到今后打算,李牧稱,2010年上海世博會是他又一次接觸和認識中國的大好機會,他已被聘為世博會“瑞士館”工作人員。在中文流暢的外國人當中,加拿大籍“大山”已家喻戶曉,希望李牧成為瑞士的“大山”是所有現場來賓的愿望。 (記者宋斌)

資源: http://news.xinhuanet.com/

2009年9月24日 星期四

否定體制不是中國民意主流 by 加藤嘉一 (日本)

作者: 加藤嘉一

幾天前,柏林世界田徑錦標賽的最后一天,中國選手白雪奪得了女子馬拉松冠軍,筆者目睹了升旗轉播。那時,我的腦海中再次閃過一個想法:中國體育的進步以及中國的進步是否得益于“體制優勢”?

  上一次有類似的感悟是在北京奧運會。當時,筆者參與了奧運新聞報道。中國以金牌第一的佳績,令賽場上反復奏響中國國歌。在現場,每一次看升旗,感受著中國觀眾高漲的自信心和自豪感,有時會讓筆者聯想起,每天早上在天安門廣場看升旗的那些中國老百姓。作為一個老外,筆者不得不承認,全世界幾乎沒有一個國家的國民,能像中國人這樣熱衷于觀看廣場的升國旗儀式。我有時想,這大概是中國人認同國家政治體制和前進方向的表現。

  中國人的愛國在關鍵時刻常常轉化為轉危為安的能力。這使中國人成為一個有潛力創造奇跡的民族。再舉去年初的例子,奧運火炬在海外傳遞受阻,加上“5?12”四川大地震,這些事情換成平時,都足以令一個國家慌亂,何況這一切發生在奧運前夕的關鍵時刻。當時,中國政府很著急,距奧運已不到100天,國內亂了怎么辦?結果卻是“壞事變成好事”,多災多難凝聚了國內團結力,鞏固了黨的權力基礎。

  平安奧運后,中國的路也不順暢。世界陷入金融危機,中國內政也受到危機的沖擊。出口的下滑、增長率的低迷、就業率的降低、漂泊者的增加,黨和政府就開始向中國人民解釋“危機”的真正內涵,灌輸“危”中有“機”,中國能挺過去,能“保八”,應該有信心。在此情況下,中國也有力展開了國際公關,借機再次表明自己有決心擔當國際社會利益攸關者,扮演負責任的大國。
 從“多事之年”至今,中國的國家凝聚力有了驚人的提高。在充滿“壞事”和“危機”蔓延的這段時間,筆者去了中國許多城市和農村,感受到的是,無論是大學生、白領還是出租車司機,都渴望自己的領導人能夠表現得很好,堅持自己的原則。北大的一名學生對我說:“我黨很厲害,薩科齊來不來開幕式有什么關系?不影響我們辦好奧運”;河南農村的一個失業者說:“領導人很棒!祖國萬歲!”當然,對忠誠祖國的背后也存在著一些排外意識和盲目自大,有時也強調“對內”服從,而忽略“對外”謙和。但是,中國人積極向上,對未來的預期總是很樂觀,不垂頭喪氣,在外國壓力面前很抱團,這是令很多外國人驚訝的。

  筆者在中國居住了6年,中國的發展常常令我思考中國的體制優勢。西方的民主政治,其合法性是來自于“選舉”,只要政治走這一程序,老百姓就認同執政黨統治自己。出了問題,就再選舉,換領導。而中國不同,中國政府的合法性是來自于“表現”得如何,實際上是無路可退,只能表現得好,否則,老百姓不認同自己,有理由造反。非“保八”不可,人民才能有信心面對現實,經營生活。從奧運年到建國60周年,再到世博年,應該說,執政黨對治理是比較成功的,對民意的引導則處于相對良好的狀態。

  最近網絡上有一些文章借建國60周年之機,否定中國體制,話說得挺重。筆者認為,這不是中國的主流民意。理由之一如前所述,歸結于黨的表現。理由之二,老百姓根本就沒有“否定體制”的具體概念和準備,人們希望生活過得更好,不希望政治劇變。其實,中國普通老百姓對政治感興趣的程度,不遜于任何一個大國。但是,大多數中國人現在似乎搞明白了,中國太大了,國情與西方完全不同,共產黨的這一套更適合中國。

  從這點看,無論是西方,還是中國,有一些不同意見者,這是無可避免的。應該搞清的是,什么是這個國家的主流,應當借普通民眾對國家的熱愛,提升公民的素質,把國家推向前進,而不是動輒評論這個國家體制的優與劣。對體制的評判只有歷史才能給出答案。

(此文刊登于《環球時報》“新中國60年”欄目第一篇,2009年8月26日)

資源:http://blog.ifeng.com/article/3108362.html#

2009年9月21日 星期一

丁大衛是個美國人,這個美國人帶給了我深深的感動

作者:佚名    資訊來源:轉    更新時間:2007-6-6

丁大衛是個美國人,這個美國人帶給了我深深的感動
丁大衛在東鄉小學上課
很久以前的事~但是很感人~!! 

  據查,是2000年5月14日的《實話實說》節目。我沒看過那一期《實話實說》,但看過這一篇文章,當時就被深深地感動,其實重要的不是他是哪一國人,而是在這個物欲社會中安于清貧、堅守自己做人的良心、堅守自己理想的精神。 

  丁大衛是個美國人。我認識他是在電視上。這個美國人帶給了我深深的感動。我受到深深感動的這天是中央電視臺《實話實說》節目組請到了丁大衛。我打開電視,就聽到丁大衛在與崔永元嘮嗑。崔永元老笑,而丁大衛很誠懇的樣子。 

  丁大衛的故事是這樣的:5年前,美國青年丁大衛來到中國。他到了中國一所最普通的郊區小學教學。這個美國青年因為做人與教學深得人的喜歡,后來居然當上了校長。大概是1998年底,想到中國西部去看一看的丁大衛到了甘肅蘭州。他到西北民族學院應聘當大學教師。丁大衛不是一個能侃的人,機智的崔永元是這樣“套”丁大衛的。 

  “丁大衛,你去大學應聘的時候,是不是這樣說的:‘我曾是一名小學教師,積累了一些教學經驗,所以來你校應聘大學教師?’”沒想到丁大衛這樣回答:“大概就是這樣的。”大衛的話讓現場很多觀眾都會心地笑了。 

  更有意思的還在后頭。學校給大衛定的工資是每月1200元。大衛去問別人,1200元在蘭州是不是很高了?別人說,是算高了。于是,大衛主動找到學校,讓人把工資降到900元。學校一再堅持,大衛不讓,說:怎么也不能超過1000元。最后,學校給他每月950元。這段經歷本來很好笑,但是我注意到現場沒一個人笑。 

  崔永元問:“大衛,你每月工資夠用嗎?”大衛說:“夠了,我每月的錢除了買些飯票,就用來買些郵票,給家里打打電話,三四百元就夠了!” 

  我聽見觀眾中有不少人“哇”地一聲發出驚嘆。我知道是有人靈魂受到觸動了,而這種觸動是我們的教科書和父母的教化所達不到的。而真正讓我感動的還是以下一幕: 

  別出心裁的編導在做這一期節目時,讓丁大衛帶來了他所有的家當.一只還不及我們平常出門旅游背的那么大而“內容”豐富的帆布袋。而讓我們怎么也想不到的是,這便是一個美國青年在中國生存5年積累下的我們肉眼看得到的財富。崔永元讓丁大衛向大家展示一下他的家當,大衛的臉紅了一下,打開了他的帆布袋,里面的東西是這樣的: 

  1、一頂大衛家鄉足球隊的隊帽。他戴著向人展示時,我看見了他眼里的驕傲。 

  2、一本相冊。里面是他親人、朋友,還有他教過的學生的照片。 

  3、一個用精致相框鑲好的一家人溫馨親昵的合影(大衛從包里掏出時,相框面上的玻璃被壓碎了,大衛的臉上露出不易察覺的心痛的表情。不一會兒,節目組的人把一個趕著去買來的相框送給了大衛。中央臺這一著似平凡的舉動令我感動和嘆服,它是那么及時地體現了善解人意的內涵和我們對外國友人的尊重)。 

  4、兩套換洗的衣服,其中有一件軍裝上裝。那是大衛爸爸年輕時當兵穿過的,整整40年了。大衛向觀眾展示時,很有些驕傲地說:因為它漂亮啊! 

  5、一雙未洗的普通的運動鞋。那甚至不是一雙品牌球鞋,大衛將它拿出來的時候,說什么也不讓崔永元碰一下,他說:“這鞋很臭的!” 

  6、幾件以飯盆、口杯、牙刷、剃須刀為陣容的生活必需品。 

  7、一面隨身帶著的鮮艷的五星紅旗。 

  當美國青年丁大衛將一面中國國旗打開,向現場的觀眾展示時,偌大的演播廳里鴉雀無聲,現場樂隊深情地奏響了《我的祖國》的旋律。崔永元問大衛:你怎么會時時將五星紅旗帶在身邊?丁大衛說:我時時帶著它,就是為了提醒自己,我現在是在中國,我要多說美麗的中文,有人到我房間里來,看著墻上掛著的五星紅旗,也會縮小我們之間的差距。再說,看到這面國旗,我就會告誡自己:你現在是一位中國教師,你要多為中國教書育人。 





  丁大衛的普普通通的話,讓我從另一個角度認識了我們的國旗,也讓我的眼淚不聽話地掉下來。當崔永元問丁大衛在中國感覺苦不苦時,丁大衛說,很好的,比如這次你們中央臺就讓我這樣一個平凡的人來做嘉賓,而且還讓我坐飛機,吃很好的飯菜。我看見崔永元有些不好意思地臉紅了,他幽默地說:“我覺得你挺像我們中國的一個人?雷鋒!”丁大衛想了想,說:“還真有點兒像。”大伙兒“轟”地一聲善意地笑開了。“只是,雷鋒挺平常的,他只是一個憑良心做事的人,這樣的人不應該只有一個,每個人都應該做得到的!”他認真地補充道。沒有人再笑了,就連崔永元的臉上都顯出了小學生的表情。節目快結束時,崔永元對丁大衛說:“丁大衛,你聽到過人家對你的評價嗎?”丁大衛笑笑說:“沒有!”崔永元說:“好,現在我們就讓你來聽聽。”我們于是看到了這樣一組外采鏡頭: 

  許多丁大衛的同事,丁大衛教過的學生,以及學生的家長在鏡頭前交替著出現,他們一一地說著丁大衛的可敬與可愛之處,有的人情到深處時,甚至淚盈于眶。一個大學女孩對著鏡頭說:“丁老師從來沒罵過我,但我真的好怕他啊,因為我怕看他因我而失望的樣子!”而最后我們看到的一個鏡頭是:丁老師教過的那所小學的孩子們,一個個爭著搶到鏡頭前流著淚喊:你回來教我們吧! 

  我們看見,丁大衛不敢再看大屏幕,他深深地把頭埋下。一個美國青年,卻在中國得到了人世間最珍貴的東西,我的心為之一顫。樸素的平凡的甚至不很英俊的丁大衛,給我們上了最有教益的一課!這樣的一課,我們的課本上是沒有的。

資料:http://zoucheng.com.cn/Article/ShowArticle.asp?ArticleID=2254

標簽:

守望英雄 四川时时彩诈骗案例 吉林时时彩早上几点开 梦幻西游代练咋赚钱 gap的代购到底如何赚钱 马化腾微信怎么赚钱呀 当所有人知道买房赚钱时 重庆快乐10分开奖结果一定牛 广西快3豹子遗漏值 福建快三012路走势图 吃鸡游戏的所有装备 湖北快三走势图表 买极速十一选五技巧 广东36选7开奖结果查询 怎么用智慧赚钱 水果店 很赚钱 双色球尾数的复隔中选号法